站內搜索:
    您的位置:首頁 行業新聞 愛空間裝修質量存疑遭維權


愛空間裝修質量存疑遭消費者維權 號稱國內第一家互聯網家裝公司

  顏世龍

  “我是去年628日和愛空間簽訂的二手房包工包料拆改、裝修合同的,但是至今將近一年了非但房子住不進去,反而為了維權還不停地往法院跑。”80后的蘇心(化名)近日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正是因為當初打算“偷懶”,所以才選中號稱是“小米家裝”的愛空間來為自己操盤,沒想到資源勘查專業畢業的他如今卻成了裝修和法律維權方面的“專家”。

  20159月,號稱是國內第一家互聯網家裝公司的“愛空間”成功獲得來自景林投資領投,順為資本、分享投資、疆域資本和弘溪投資跟投的B1.35億元的融資。然而,發展勢頭正勁的愛空間卻被消費者質疑“偷工減料”“多次返工”“霸王合同”。

  換工長、重返工,裝修質量存疑

  據蘇心介紹,愛空間提供的裝修服務共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199元每平方米的老房拆改,另一部分是699元每平方米的重新裝修。前者主要是將房屋鏟回到毛坯房狀態,后者則對室內按照新的設計方案進行裝修,總共70多平方米的房屋面積,他為此向愛空間全款支付了六萬多元。

  “在拆改過程中,工長說墻面已經貼上壁紙了,撕毀之后剩余的膠根本鏟不掉,因為我也不懂裝修,所以就到別人家看,一看才知道原來這都不是問題,而且合同里也說是要拆回到毛坯房狀態,而且過程中工人干活也特別的不情愿。后來我覺得對方不可信,就要求換人。”蘇心說,可是當新來的工長開工沒多久,問題又來了。每當太陽一照進屋里,就看到已經刮完膩子的房頂和墻面呈現波浪狀,除了不平之外,還發現工人在施工過程中把衛生間的地漏也私自挪位置了,完全沒有按照愛空間設計師當初的設計圖紙進行。“后來在多次找平和補漆的過程中還發現,工人竟然把刷外墻用的工程漆拿來刷內墻,被我發現之后就趕緊跑到樓下倒掉了。”

  正因為蘇心的幾輪投訴,愛空間決定為其重新返工,而這也讓更多原來難以注意到的問題逐漸暴露出來。“在工人重新鏟墻皮的過程中,我發現多數電開關和閘盒都有問題。原本應該用螺絲擰上去的,他們給用膠糊弄著粘上,結果有的用手一碰就彈開了,萬一漏電后果不堪設想,而且還發現里面包裹電線的線圈都已經發霉,真是偷工減料到一定地步了。”

  在返工過程中,蘇心除了發現衛生間的門安反了、燈裝偏了等瑣碎問題,讓他更為惱火的是地板。在愛空間派出的質檢人員監督下,竟然發現還有19處地板是空心狀態,無奈之下只得為其重新返工。“就在他們重新翻修地板的時候我發現,從開始到現在已經三個多月過去了,居然地板下的水泥和沙子都沒有完全凝固,不僅徒手能夠掰碎,甚至地板都可以整塊整塊地卸下來,這也就是說他們從施工開始就在黑我,也正是因為這樣我才徹底對他們失去信心了。所以我立馬讓他們停工,并且要求接觸合同及賠償。”蘇心說,但是簽合同容易,解除難。無奈之下,蘇心于20151210日將愛空間訴至大興區人民法院,請求與愛空間依法解除合同并賠償相關損失。

  對此問題,愛空間市場部負責人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蘇心的問題已經存在很長時間了,公司方面很重視,但是由于他本人所提要求太高,并且在網上對公司進行誹謗,目前雙方已經走法律途徑了。另外,針對他的一些不實言論,公司也提出了反訴。當記者問到蘇心有哪些失實言論時,該負責人并未正面回應。

  “蘇心所提到的問題都是裝修過程中普遍存在的,施工過程中有任何問題我們都會進行協商、返工和積極整改。問題原因可能是我們和蘇心溝通不順暢,導致問題積累爆發造成的。”上述愛空間市場部負責人表示。

  裝修合同涉嫌霸王條款

  “一直以來我以為是愛空間在向我提供的裝修服務,結果告狀的時候才發現愛空間變成了賣材料的了。”蘇心說。

  據蘇心提供的《北京市家庭居室裝飾裝修工程施工合同》(以下簡稱“施工合同”)和《愛空間材料銷售合同》(以下簡稱“材料銷售合同”)顯示,真正為其提供裝修服務的是一家名為空間智慧裝飾裝修(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空間智慧”),而他所說的“愛空間”其實是愛空間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愛空間”),后者僅僅是作為裝修材料的供應商出現的。“在廣告宣傳和施工合同中都是說他們包工包料,但在我的銷售合同中就變成了我自己購買材料。”蘇心說。

  據記者查詢工商資料顯示,成立于20109月的空間智慧和201410月的愛空間的法人均為同一人,也就是其創始人陳煒。而愛空間的唯一股東則是空間智慧,也就是說實際上兩家公司為關聯公司。為此,愛空間市場部負責人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之所以出現兩家公司,是因為愛空間是一家科技公司并沒有裝修資質,而具體的裝飾施工任務則是由空間智慧來承擔。

  蘇心告訴記者,上述兩份合同中還存在多處霸王條款。如在退換貨中提到,因為乙方提供的材料為定制標準化產品,因此合同簽訂后不可退貨。北京市天岳律師事務所資深律師朱衛江認為,雖然在裝修中確實存在由于客戶特別訂制的部分產品無法用于其他客戶,基于公平原則雙方約定企業開始加工后客戶即不能再要求退貨。但愛空間在其格式合同中將其提供的所有材料都標為定制標準化產品,且要求在合同簽訂后就不可退貨,這明顯屬于合同法中所指出的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條款,這則是明顯的霸王條款。根據《合同法》和《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相關規定,這一條款應屬無效。

  而在施工合同中則提到甲方無正當理由未按合同約定期限支付第二、三、四次工程款,應當向乙方按日支付遲延部分工程款的千分之二;在工程變更條款中提到,甲方對本合同約定的工程內容提出減項時,如該項目已開工,甲方應當承擔由此造成的損失;以及甲方不得與乙方設計師、施工人員私自確定工程變更內容,否則乙方有權拒絕承擔相應責任。而針對這些裝修過程中存在的霸王條款,北京市工商部門還曾對此進行專門的曝光,并表示對于拒不改正的,將依據《合同違法行為監督處理辦法》進行處罰。

  真正的“小米家裝”?

  打開愛空間官網后,便在頂部赫然出現“真正的小米家裝”“100%自有產業工人”等字樣的宣傳語,而在其官網簡介中還宣稱愛空間連續獲得三屆國家科技精瑞獎。但是據記者調查發現,愛空間上述宣傳內容與其實際存在出入。

  “愛空間目前自有產業工人達到700人左右,并且都是我們來給工人發工資。”上述市場部負責人說。但是當問到是否為工人繳納社保等問題時,對方表示并不是很清楚。而據記者從有關部門了解到,無論是愛空間還是空間智慧目前均未有為員工繳納醫保的記錄。朱衛江指出,根據《社會保險法》的相關規定,用人單位應當自用工之日起30日內為其職工向社會保險經辦機構申請辦理社會保險登記。愛空間和空間智慧目前均未給員工繳納醫保只能有兩種可能,要么兩公司并未與裝修工建立固定的勞動關系,而是臨時聘用勞務人員,要么公司存在違反《勞動法》和《社會保險法》的情況。

  另外,其官網宣稱的“真正的小米家裝”也曾在去年兩會期間被小米科技創始人雷軍進行辟謠說,小米沒有做家裝,只是順為資本投資了一家名為“愛空間”的公司。而就此問題,上述市場部負責人卻在接受記者采訪中始終堅稱愛空間并未將公司宣傳為“小米家裝”。

  另據愛空間官網宣傳稱,愛空間法人陳煒于2010年后自己創業并成立了空間易家裝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空間易家”),該公司連續三年獲得國家科技精瑞獎。但是據該獎項主辦單位北京精瑞住宅科技基金會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之前確實曾為空間易家頒發過相關獎項,但核實之后發現并非是其宣稱的連續三屆獲獎。

  中國建筑裝飾協會總經濟師、高級工程師王本明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行業未來的發展是要靠技術的突破,只有改變現在勞動密集型的現狀,才是真正的轉型升級。但就目前來看,多數企業還是僅僅停留在模式創新當中,比的僅僅是議價能力。”

 


上一篇:互聯網家裝問題不斷,各大公司到底該如何自    下一篇:央視領銜曝光裝修亂象 實創、元洲等品牌裝
 
新聞資訊
News Resource
    公司新聞
    行業新聞
2019年辽宁35选7第一期